学问思辨行

列印
PDF

  博学之,审问之(1),慎思之(2),明辨之(3),笃行之(4)。有弗学(5),学之弗能,弗措也(6)。有弗问,问之弗知,弗措也。有弗思,思之弗得,弗措也。有弗辨,辨之弗明,弗措也。有弗行,行之弗笃,弗措也。人一能之己百之,人十能之己千之。果能此道矣,虽愚必明,虽柔必强(7)。

注释:

(1)审:审慎地,仔细而深入地。
(2)慎思:真诚而严谨地思考。
(3)辨:对正误、是非加以区别。
(4)笃(du3)行:全心全意地落实在行动上。
(5)弗(fu2):不。
(6)措:停止。
(7)虽:即使。柔:弱。

译文:广泛地去学习,仔细而深入地给自己提出问题,真诚而严谨地进行思考,对正误、是非加以明确的区别,全心全意地落实在行动上。有的人不去学习,要学习而没有达到变成自己的能力的程度就不能停止。有的人学习了却不给自己提出问题,提出问题了却没有真正弄明白就不能停止。有的人不进行思考,要思考而没有得到收获就不会能止。有的人不去区别是非正误,要区别是非正误而没有明确就不能停止。有的人不去落实到行动上,要落实到行动上而没有全心全意、尽心尽力就不能停止。如果别人能够尽一分心力,那么,自己就尽百分的心力;别人能够尽十分的心力,那么,自己就尽千分的心力。果真能够按照这个途径去做,即使是愚昧的人也一定能聪明起来,即使是柔弱的人也一定能刚强起来。

    说解: 这里所告诉我们的是“择善而固执”的方法。“学问思辨”四个方面是“择善”,“笃行”是“固执”。  

    “博学之”,就是没有任何不可学,只要是符合道义的都可以学,天道、地道、人道可以无所不学;就是没有没有任何时间、地点、人事不可学,有一颗真诚的求学之心,随时随地都可以学习,见人之善需要学,见人不善则自己注意避免也是善于学的体现。这样的学习累不累?需要注意的是,有求学之心,而把学习当成吃饭、睡觉一样,不是为了名和利而去学习,也就不会有累的感觉。  

    “审问之”,不是去审查诘问别人,主要的是需要仔细深入地问自己:所学的东西究竟应该怎么理解,自己从中究竟能学到什么,自己的理解究竟是否符合道义或者本来的意思。人们在学习中常犯的错误,一是先居高临下地审判别人或所学的东西,这样一审判就构成了对立的甚至排斥的情绪,那么,所能学到的东西就大大减少了,甚至有可能什么也没有学到;二是没有将心比心、设身处地地去理解、学习,不去问自己从中能学到什么,而总是站在旁观的立场,而不把学习与自己联系在一起,甚至站在旁边指手画脚;三是对所见所闻的东西浅尝辄止,根本没有理解或者理解错了、偏了,甚至有时候故意向不好的方向去理解,乃至曲解,这就不是“择善”的态度了;四是不先向自己提问,而是直接去问别人,这是不尊重别人,更不尊重自己。  

    “慎思之”,就是要用真心去思考,严谨地去思考。任何人的本心都是一样的,所不同的是被遮蔽之后的表象。“思”字从“心”、从“田”,从这个字的构成来看,思考就好比是选择良种而播种在自己的心田之中。思考的过程,是把所学的东西与自己的修养结合起来的过程。为了博得名利而去思考,不符合本心;不严谨地思考,好比是播种时不认真仔细;不加思考,则好比是对种子不加选择,或者根本不播种。  

    “明辨之”,所指的不是去辩论,而是要明确地区别是非正误。因为这里用的是“辨”字,而不是“辩”字。如果不能“明辨”出是非正误,也就不能说是“择善”。怎样才能做到能“辨”而且能“明”?一是需要从本心出发去辨,撇开好恶之心、名利之心,这是适合于任何人的方式;二是需要根据往圣前贤之说去辨别,而避免臆断,这也是一般人都可以用的方式;三是需要根据千古不变的道义去区别,“敬畏圣人之言”,这是达到一定修养境界的人可以采用的方式。不能只根据成败来进行辨别,因为那是“胜者王侯败者贼”、“以成败论英雄”的错误做法。  

    “学问思辨”是“择善”,而“择善”之后如果不“笃行”,也将会是空谈。“笃”是“固执”的体现,“行”是“择善”的落实。人人都愿意得到他人以及社会对自己能够以善相待,但是,我们又常常自己不能从自己以善待人做起;人人都知道“学无止境”,但是,我们又常常自己停止下来。

    不学、不问、不思、不辨、不行的,大有人在,这样的人当然无法拥有君子的修养;学习君子之道的人,如果不能“自强不息”而且“始终如一”地对“学问思辨行”持之以恒,也难以成就君子之道。所谓“君子无所不用其极”便是如此,浅尝辄止,好比是挖井而不见水,白白耗费工夫而不会有效果。

    人的资质有所不同,人的年龄、阅历也有所不同。也许有人会认为自己资质愚陋,因此而有自我放弃之心,然而这一放弃,便永远断绝了向君子之道迈进的可能性。孔子称之为“自画”,孟子说这是“不为也,非不能也”。愚陋、柔弱的人确实存在,治疗愚陋、柔弱的方法只能是“学问思辨行”,不这样,便好比是有病之后虽然知道有良药却不用,病怎能痊愈?孔子说过:“夫一仞之墙,民不能逾;百仞之山,童子升而游焉,陵迟故也。”能持之以恒,知道自己愚陋、柔弱,那么,比别人更用心用力,终究能够使自己变得明达、刚强。因此,聪明睿智的人需要全心全意,愚陋柔弱的人同样也需要全心全意,只有全心全意才能叫做“笃行”。

上網人數

hit counter joo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