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教育与大学使命 - 欧阳康

列印
PDF

在海峡两岸大学生命教育高峰论坛上的讲话

欧阳康(华中科技大学党委副书记教授)

    首先我想谈一下我对生命教育的认识历程:我自己走上了哲学这样的一条道路,我从来毫不隐晦地告诉所有的质问者尤其是我的学生们。每年新生进校教育,很多同学都会问我:

    “欧阳老师你为什么会走上哲学这样一条道路?”我总会非常坦率地告诉他们:“我对哲学的这样一番执着的追求缘于我对生命的恐惧。”实际上在我还非常小的时候,包括我在农村插队,也包括在我的有限生命历程中多次感受到生命对我来说的微细,也曾经有过假死的经历。在这样一种过程中,我思考着一个问题,就是如果我在当时就离开了人间,那么我就永远不会知道世间在发生着所有的美好的或者是丑恶的事情。那么这个永远意味着什么?我记得在我体验这个永远的时候啊,曾经有过非常悲哀的感觉,就是我无法把握这个愉悦。实际上从哲学角度来看,它就是生命的有限性。我们每一个人的个体生命都是非常有限的,但是呢我们总是期盼着在有限的生命历程中能够有更多的生命的价值和意义,但是所有的这一些价值和意义都是附着在他的生命历程中的。如果离开了这样的一个有限的生命历程,他的所有的理想与价值也就烟消云散。正是为了克服这样一种障碍,中华民族的先进思想家们一直在探寻在人的肉体生命结束以后有没有一种永恒的人的生命价值?他们写出了《立德》、《立言》、《立功》,写出了三部小说。我想在这样一个人类发展的历程中所面临的困惑,实际上在每一个个体发展的过程中都会有不同的形式来得到表现。后来我对生命问题的关注曾经经历了一个学理的过程。

    那就是在我指导我的一位教育哲学研究方向的博士生的时候,他专门写过一篇很好的博士论文,叫做《大学生命教育论》。他确定这个主题经历了一个很长的过程,然后他经过了这个四年的辛苦,完成的一篇很好的博士论文,现在他在广西工作。应该说我主要指导的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博士,指导的教育学哲学的博士生不多。但是他的这一篇博士论文给了我一个重要的信号也引导我去关注了一个重要的领域就是:大学生命教育。我以后会让他参与到这样一个实践与教育的实践中来。

    第三个方面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就是我作为一个大学的党委副书记,分管了三年半的学生工作。华中科技大学每年招收8500 名本科生,5000 名硕士生,1500 名博士生。这是每年的招生数额,我们是将近五万多、多六万的这样一个规模。那么我作为学校分管这样的一项工作,我看到了大学生生命的两级。一级就是无数的大学生以他们的智慧和热情让他们的生命绽放出特有的光彩,照亮校园、照亮社会、照亮人间。但是我也看到有那么一些学生尽管以极高的分数进入到华中科技大学,这个高分可以说高到了相当惊人的程度。我们学校在很多省份招生是高出省重点线一百多分,这样的优秀的学生来到华中科技大学也有那么个别人由于挂科、由于违纪、由于爱情、由于社会的矛盾与冲突各种原因等等,不仅仅没有能够完成学业,有的还放弃了自己的生命。我处理过这样的一些突发事件,当我看到这样一些悲痛欲绝的家长的时侯,当我看到这样一些束手无策的老师的时候,当我的脑海里边留下那一遍遍让我感到无论如何难以接受的这样一种悲痛场景的时候,我感受到生命对于大学生而言仍然值得去反思。他们存在着很多的生存困惑,而这些困惑如果不能够很好地解决可能会造成一个新的问题。那就是我们过去在大学教育中的一种担心,担心一种没有灵,没有灵魂的卓越。那就是我们可能培养出来了具有很卓越知识、能力但是又却缺少灵魂、缺少理想、缺少信念的人。我倒产生出一种新的担心:那就是我们可能培养出了没有基础的卓越,甚至再卓越的人,如果你看到了他们的生命,卓越也是无所副作用的。所以由此以后啊,我就对生命问题,生命教育问题有了自己一些个性化的一些体验。

    那么上一次在人民大会堂,我们的云南省教育厅开了一个很好的大会,当时在这个大会上发言的大概有十来个人吧,统计一下大概有四五个都来自于哲学。我也想到了一个问题,就是哲学的终极观与生命教育内在相互性。我好像看到我们这里边有不少是学哲学的,所以我想从这样一个角度来讨论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就是关于对生命的困惑也是我要谈的第二个问题。那么生命困惑何以产生?每一个人只有一个有限的生命,生命对于每一个人来说又是非常值得珍惜的事情。但是我却感觉到生命的困惑随时出现。我想恐怕是不仅仅是那些放弃了自己的生命的同学们、那些人们会有极度的这样一种生命的困惑、生命的挑战。我想在座的诸位,包括我自己不时的也会浮起生命的困惑。原因何在?我想这个恐怕是值得我们去做一番深入分析的。从哲学的角度来想生命它具有很多的特征,与困惑相关的,我觉得从根本上是三个特征:

    第一个,我想就是它的过程性,尤其是不可逆的过程性。每一个人的生命基本上都只有一次,而且这一次就是在他从他这样一种孕育、成长、活动,最终生命消失的过程中。这样一个过程对于任何人来说只能经营一次。

    第二个特点在于它的价值。一个生命存在一世,如何去展现自身的价值,这一种价值实际上是需要人们自觉地去进行认识和进行规划的。但是当人们进行认识和规划的时候,人们往往会感觉到一些无奈。

    第三个特点就是它的自觉性。人的生命之区别于非人的生命就在于他一定要把生命过程作为自己的意志和意识的对象。也就是人的生命的每时每刻,人们都在感受着生命而不是那样一种茫茫的、不自觉的、完全自发的生命。除了人做梦,除了人在一个特殊的这样一个状态下,一般的说来,有意义是生命活动都是在人的自觉性中展开的。

    那么由于这三个特点,人们会不断地感受到生命的挑战与困惑。那么哪一些挑战与困惑呢?我初步梳理一下,大概会有以下几个方面的过程性挑战与困惑。

    第一个困惑就是生命的自然进程中它所具有的体验性挑战与困惑。我们人,不管你说你是万物之灵,你说你有灵魂,你说你是整个人类文明结出的最灿烂的最高级的花朵,但是人的所有生命还是依赖于人的周体性的存在,依赖于人的集体性的存在,人的生命一定有它的周期性,一定受到它的自然的条件的制约。每一个人的现实生存环境和生存的状况决定了他对生命的体验,而这一种体验实际上是对于限定的体验。每一个人的生命都是受限定的,受到时间的限定,受到空间的限定,受到条件的限定,受到来自各种方面的约束。在这样约束中间如何去求得生命的自由,这一点是人最大的困惑。英国有一个哲学家叫做伊莎雅柏林,他是一个爵士,在他最,他有很多的哲学的贡献,但是他最重要的哲学贡献之一就是告诉我们人的自由有两种自由。一种叫做积极自由,一种叫做消极自由。什么叫做积极自由呢?积极自由叫做free to, free to do something. I want to do.那就意味着我想做、我能做、我自由地去做我想做的任何事情。而另外一种自由呢实际上是free from, 就是free from some limitation.环境中、限定中的自由。实际上我想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就是在限定中对于自由的向往,而这样一种限定对于每一个人无时无刻都能感受到,而且它会给人带来痛苦。因为这一种限定妨碍着人的自由。但是对于每一个人来说,只有获得了限定中的自由,或者说只有当他从限定中解脱出来,免于这样一种限定,他才能够更自由地积极地去做他应该做的事情。而我们的生理实际上给我们一极大的限定。这一种限定可能来自于疾病,可能来自于伤残,可能来自于环境的、纪律的约束等等。而这一些限定会对我们的心灵造成极大的挑战。

    第二个方面的困惑产生于生命的自我规范性过程中的理想性冲突与困惑。生命的过程就是一个不断自我设计的过程,人的生命区别于动物的生命最大的特点就是它要有人来进行自我的规划。我们如果研究不同层级的生命,不同发展程度的生命你会看到越高级的生命它留下了越长的时间来学习。我经常想:假设我们一个人有八十年的生命,那么他需要用二十年才能够学习成人,成为一个自觉的主体。而通过这一些学习,他走进了社会还要不断地学习,去规划自己的生命。那么规划生命意味着一种追求,追求生命的价值。而在这样一个规划的过程中间,人们产生了一种理想与现实的极端的矛盾与碰撞。任何一个人都希望自己的生命是能够不断地创出造辉煌的,都能够超凡、卓群、都能够展示出自己的特殊的价值和意义。

    但是正如恩格斯曾经讲到,每一个人的活动它的目的都是明确的,行动都是自觉的。但是正是目的性之间的相撞却可能在人类社会中产生一种现象那就是类似于自然界的盲目性,甚至自然界的盲目性它是天然造成的,而人类社会的盲目性是靠人的智慧来谋划的。那么不同的人之间,不同的群体之间,不同的阶级之间,不同的民族之间甚至不同的国家之间它会有各种各样的尔虞我诈,会有你规划我破坏,会有你设计我摧毁各种各样的情况。那么在这样一个历史进程中,每一个人会感觉到自己生命的渺小,会感觉到要创造生命价值之不易,这就会产生特别的困惑。

    第三个困惑它是在生命的自主创造过程中所产生的挑战性的困惑。人的生命价值不仅仅是由自我来设计和规划的,还是一定要通过人的自觉的创造活动才能够实现的。人的生命就在于不断地追寻理想。马克思的墓志铭上写的就是:“哲学家们只是以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马克思说:“人的最根本的特点就是自由、自觉得活动。”而自由自觉地活动的目标就是要创造那样一个属于人的那个美好的世界。这样一种创造展现着生命的价值和意义,把人的生命与非人的生命区别开来。但是正是在这样一个创造的过程中,由于前边我们讲到的各种各样的限定,讲到理想与现实的矛盾,人的创造实际上是一个牺牲和奉献的过程。人的生命历程中啊永远包含着两个方面的矛盾:一个就是他的积极的、建设性的这样一种冲动,另外一个方面是他的保守性和懒惰性之间的矛盾与冲突。西方文明讲人是带着原罪来到世间的,人来到世间就是为了赎罪。因此可能在很多接受西方宗教文化的这样一些人看来,人来到世间遭受磨难天经地义。但是对于中华文化来说,总体上来看,我们是一个人性本善之说。我们相信世界是美好的,人来到世间本来就应该享受美好的生活,但是实践中我们却往往感受到一种巨大的落差。那么在这样一种落差面前人要去创造,无疑意味着对于自我的、积极的、建设性的这一方面的激发和对于保守性、堕落这一方面的一种克服。

    在这样一个冲突中间,人们会时时感受到这样一种内心的矛盾与冲突,也会感受到生命历程中间的诸多复杂因素对于现实生命活动所造成的巨大的影响。所以从这个意义上啊他会产生出很多困惑。
第四点呢就是他的生命的社会化进程中所感受到的比较性冲突。每一个人都希望最大限度地实现自己的价值,但是每一个人的价值又都是在社会的群落中展示出来的。当人们希望展示自己卓越的时候,他一定会借助于一个外部的参照系:那就是他人、群体和社会。这就是人们为什么会如此地关注他人、群体和社会对自己的认识。我们通常讲到啊谎言可以杀人,或者一种不恰当的舆论可以杀人,这就意味着外部环境对于人的制约性。人是一种比较性的存在,每一个人既有自己的绝对性的、自主性的生命过程,又是一个比较性的、相对性的生命历程,那么在这两者的交往中间,互动中间人们时时感受到自我的可能要么展示出了卓越,可能产生出来了一种滞后甚至相当的距离。这一点对于任何人群都是同样存在的。我们可能有很多同学或者是教师一旦把自己纳入到一个更大规模的范围来的时候他产生了一种特殊的自卑,包括我们最优秀的同学。华中科技大学招收的学生,我说这么优秀,不到半年就会产生分化,三人行一定有前、中、后,一定有左、中、右,一定有上、中、下,在这样一种背景下,比较往往给人以参照,也会产生极大的困惑。

    第五点就是生命自我反思过程中他的认同性挑战。人类的生命和个体的生命一样,都是一种自觉的过程,这一个过程就在于不断地进行着自我的反省,自我的关照,自我的反思。所以反思这一个概念在我们哲学里边是个看得很重的一个概念。黑格尔曾经讲过:“反思以思想的对象为内容,力求思想自觉其为思想。”我想从我们生命的角度来看,所谓力求思想自觉其为思想,无非是要让生命自觉其为生命。但是当人们把自己的生命历程作为对象来加以反思的时候,人们会产生我是什么?我应当如何?我走向何方?这样一个根本性的困惑,而这样一个困惑往往会使人感受到未来的召唤,产生出热情,具有无限的动力,也可能会产生出对于未来的希望的渺茫甚至绝望,以至于由于微小的挫折而丧失生存下去的勇气。所以我想整个的生命体呀就是在这样一种无数的困惑中展开的,这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每一个人不可能积累生命的过度的经验,他是生命就已经凋零,就已经消散,在这样一个过程中间如果没有人能够在生命的每一个阶段给人们以恰当的引领,生命它的进程就将是盲目的。如果我们通过一个不可逆的过程到最终谋得了生命的经验的时候,那个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所以我想从这样意义上来讲啊反思生命的困惑是全部生命教育的前提。这是我想谈的第二个问题。

    第三个问题呢,大学时期的生命困惑。我们今天的总体话题啊还是一个大学生命教育,当然也包含着从小学、甚至幼儿园开始的生命教育。昨天吃饭的时候我们也有一帮同仁在聊啊,实际上今天我们面临的问题不是主要的是大学的,甚至是中学的、小学的甚至是来自幼儿园的。我记得我在人民大会堂那天做了一个发言以后啊,这个人大附中的那一位校长他上台就讲人大附中的生命教育。他当时就给我说啊:“欧阳老师啊,欧阳教授啊,你说的这样一个生命困惑不应该是仅仅大学生的,当前大学生命教育中所存在的问题不是你们的,而是来自中学,甚至来自小学。”我作为一个大学教师,我当然不愿意去过多地追究中小学,我想我们应该在大学可能范围以内把我们应该工作做得更好。但是呢,我相信生命教育应当是一个灌注在人类生命发展全过程的事情,当然也应当成为灌注在人类教育全过程的事情。我作为一个大学的教师,我想这个地方重点谈一下大学生的困惑。

    大学如何认识?我想这个问题呀,实际上可以恐怕从各种角度来考虑它。我过去觉得大学生已经是生命自然进程完成了,因为我们一般讲16 岁以后人的生理成长基本结束,重要的就是一个心理完善的过程。但是实际上后来我意识到这样讲是不对的,当我们讲人的自然生命成长过程基本完成,不管是你到16 岁还是到18 岁,作为生理的成长完成,但是生理成长所带来的生命发展过程中的困惑并没有完成,甚至它会以更加突出的方式表现出来。

    那么大学时期的任务,生命任务是什么?我自己的看法就是他要把他在前大学时期将近十八年里边所学习到的知识、智慧、能力、素养全部汇为整体,构建一个成熟的主体去面向社会。原则上大学结束以后,个人就要作为独立的主体走向社会,成为我们社会对他所期盼的一个成熟的人。所以有时候我们会对大学生感到有一种特别高的要求,说是中学生这样做还可以,你作为大学生这样做好像就不能理解,实际上我以为是可以理解的。我们也会看到即便是很成人的,甚至是到了老年的人也会犯下非常低级的错误,这就意味着生命的感悟与理解灌注在整个人类生命的全过程,都是需要我们去关注的。那么大学这一段时间人们会面临哪一些生命性的挑战呢?我想它意味着一系列要素的整合,大概包含了几个方面:

    第一点呢它是人的自然生命与社会性生命的一种在社会性基础上的整合。那么人的自然生命在这个时候要成为一个社会性的主体,这个时候自然生命价值要服从于人的社会生命责任。在某种意义上人的生命取向要为社会的要求所引领和所规范。而在这一个时候,人的自然生命对人的社会生命责任它要起的支撑作用能否全面地、有效地得以实现,这成为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就是它的知识、能力与责任之间的矛盾与冲突。那么大学时候我们已经赋予了他很多的责任,尤其是在大学期间他要由过去的应试教育转化为独立承担自己大学生活的全部责任。应该说在小学,生命目标是非常明确的:考一个好的中学。到了中学以后生命目标也是非常明确的:考一个好的大学。进了大学以后,很多同学感觉到盲目。有的人用了鲁迅的四句话是四首作品的名称来描述大学的生活。在第一年级的时候,他们往往是《呐喊》,充满着热情,对于一切都充满了好奇,愿以无限的精力去投入。第二个阶段呢进入到《彷徨》,因为到大学的时候,有了很多的学习和时间的自由。这个时候如何去处置自由,人们往往感觉到不自由。因为似乎是自由的大学生活充满着挑战,而一旦稍有不慎他就会有极大的不自由。到了第三年级的时候呢,往往感到《伤逝》,不知不觉三年已经过去了,剩下的时间要么找工作,要么考研,很伤感,哎哟来日不多了。到了第四年级呢无可奈何,《朝花夕拾》,啊朝花夕拾。我觉得鲁迅的这四个非常重要的名篇啊,有的人用它来把它描述成大学四年的生活,实际上它表明了大学生成长历程中间,他们对自我的定位和社会与他们的期盼之间存在着严重的脱节与差距。

    第三个方面就是他们的理性情感与欲望之间的矛盾与冲突。大学生最大的特点就是生理的成熟,生理成熟带来了一种特殊的心理需求,那就是爱情。实际上爱情在我看来,是大学生最美好的一种生活,但是呢我们的大学生活,现在当然宽容多了。但是应该说如何在大学时期恰当得去展示和获得爱情,处理好爱情给自己的学习,工作和生活带来的困惑,恐怕对于很多大学生都是一件难事。我们真的看到有大学生仅仅因为一时半会儿的失恋而放弃了自己宝贵的生命。如何认识爱情?我想这一件事情也是一个非常重大的事情。马克思曾经讲过:

    他说男女之间的关系呀是人与人之间最自然的关系,同时它也是最社会的关系。所有的人,除了我们讲到的所谓变性人、中性人,每个人都享有一种性别,而每一个人与异性的交往实际上就意味着与一个异类的交往,因此它代表着两类人之间的交往。男性和女性之间的生理差别从一开始就决定了他们的情感和心理的差异。而对这一点我们很多大学生是难以全面地去把握的,这也是有生命的不可逆过程性所决定的。在这样一种背景下人们很多,很多大学生不太懂得爱情的特点是双向的选择,往往产生出很多的单相思。实际上如果没有双向的倾心,很难谈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爱情,但是往往会产生很多的误区。所以我想在这样一个意义上,大学生们会面对着一种内在的、前所未有的心灵的躁动,这样一种躁动完全是正常的。

    但是如果我们的老师们,我们的同学们不能够对此以充分的理解,他一定会由此而产生一种比较怪异的一些行为,这就叫青春期的问题。这个心理问题和生理问题当然在现在由于整个地提前啊,有的人说这个小学就开始了,有的人说中学就开始了,这个是一个正常的事情。

    但是我想到大学时期,如果大学毕业了还没有一个出双入对的侣伴,有的很多同学认为,不能认为大学生活是成功的。那么怎么看待大学生活的成功与完美?我想这就成为一个很大的问题

    第三个第四个问题呢就是关于他的学业与事业之间的矛盾与冲突。那么整个的学业是要为着事业,而事业是一个未来性的事业。包括我们现在讲到为什么中央如此关注大学生就业问题?这一个事业的期盼实际上是一个职业生涯的一个规划。我个人在分管学生工作期间,我是强调从大学生进校的那一天开始就要帮助他们确立四年以后的职业生涯规划,然后使他们四年的大学生活能够趋向于他们未来的职业选择为之而做足够的准备去营造自己的竞争力,但是并非大学生们都是这样认识的。往往我们在开学典礼上老师们苦口婆心讲的事情只是到他们面临着就业的困惑他们才会真正领悟到它的真实的含义。所以我想在这样一些问题面前吧,人们会有很多的大学时期所特有的困惑,而且我注意到一个问题就是大学时期总体上看来生命价值是在趋向于高端,是在趋向于创造辉煌,是在趋向于走向甚至是人生的顶端。但是人的底层性的生命困惑却不断地干扰着人的生命进程的高端走向。那么从根本上来讲,大学实际上是要造就一种全面的、自主的主体。而这样一种主体的成长它是有诸多的矛盾与冲突的。所以我想从这个意义上来看呢,我们要造就知识主体,他就会面临学习的困惑;我们要造就情感的主体,他会面临着爱情的和他人相关性比较中间的困惑;而我们要造就责任主体,实际上他会面临着他们的现有能力的这样一些困惑。所以大学期间的困惑我以为会格外地多,因为这个时候大学生前所未有地具有了自我意识,而且大学生们普遍会有一种感觉:我应当是能够自主地、自觉地规划自己的生命活动,调控自己的生命活动,实现自己的生命价值的。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往往感受到失落,这个失落来自太多。我接到过一些同学在一年级给我的来信,他们说我在我过去的班级里边是第一,我年级里边是第一,我高考是第一,我是地方状元,我进入到华中科技大学我就发现强手如林,我前所未有地感觉到我是无能的,我自己怎么定位?首先就有一个定位的困惑,所以我想这一切一切吧在以后的每一次考试中,每一次社会活动中,每一次自我表现中他都可能会有成功而获得了成就感,一个微小的失败可能就会带来巨大的挫折感。而如何应对挫折?当时我们的学校这个心理健康教育的同志们希望我给他们提一点,讲一点话,后来我就写了一篇短文。我说要把挫折要善于把挫折转化为人生财富,所以我们的生命教育恐怕应当依赖于挫折教育。如果有了挫折的应对的自如,他就能够更好地走向未来。

    最后由于时间关系吧,我就再谈一下大学生命教育的特点和价值取向的问题。那么实际上啊,我们觉得从这样一个大学的生命困惑来看,那么实际上大学应当关注的就不仅仅是生命的高端的追寻,也要关注那个生命的低端的挑战与困惑。而且应当把生命教育作为整个大学生命,大学教育的重要的、内在的组成部分,给它以足够的重视和恰当的定位。就其价值取向而言我觉得大学生命教育就是不是可以从三个层面来加以定位:

    第一个层面就是从高端的层面是要张扬生命理想,帮助大学生命,大学生们在他的有限的生涯中间去创造在这一个时期最佳的可能性,创造最大的可能性的空间,让他们能够去追寻卓越。

    而第二个中端的层面是要教育他们履行生命责任。那么实际上每一个人对自己的生命承担着无可替代的责任,每一个人对自我的生命负责,就是对家长负责,就是对学校负责,就是对社会负责。这一个责任在某种意义上啊我们都把它看做是一种社会责任,实际上这样一种社会责任是以对自我生命应有责任的一种认同和一种规划。

    在底限上那我讲三个层面,在底限上它应当是教育大学生珍爱生命价值,超越生命挑战,这一点尤其重要。实际上我想我们今天之所以如此关注生命教育主要是从底限引发的。

    那么由于诸多的,不能说诸多吧,尽管我们做过这个调研啊,大学生想自杀,想放弃自己生命在整个社会生命中的比率是极低极低的。但是由于他是大学生,由于他是高端知识人才,由于社会已经对他们有巨大的投入,因此这一件事情格外引人关注。那么把大学生命教育作为一个底限来设置,实际上意味着要重新规范大小教育的底限。实际上这就是说大学如果没有保证大学生生命的这样一种领悟,整个大学是没有根基的,就是我说的没有基础的大学教育。没有根基的教育那是一种非常危险的教育。我在分管学生工作的时候我曾经提出我们学校的学生工作主要在三个层面上展开:

    第一个层面就是让所有的绝大多数学生能够按照我们的科学的、规范的管理,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自主地就能够完成他的学业的历程,也就是完成他在这一时期的生命责任,那就是塑造一个成熟的主体。我想他能够拿到学士学位,能够拿到硕士学位,那就意味着社会对他的思想、政治、学业、能力的一种全面的认同,这一点不应当有格外的帮助,制度应当能够管理他。

    我们要关心的是两类人群或者叫学生群体,一种群体是困难群体,这个困难群体就是我们讲的底限这一部分。他们会面临各种各样的困难,你比如说经济困难,比如说学习困难,比如说心理的困难。实际上在我们看来经济困难的问题过去曾经有过,但是现在基本上解决,国家有一个比较完备的大学的一个奖、勤、助、免、补等等这样一些体系。华中科技大学每年有一个多亿用于我们的同学们的学习辅助。而另外一个方面就是学习困难,实际上大学生们也有,我们学校也曾经有一个在北大退了学,然后又考到了我们学校。这两度退学由于网瘾,现在我们已经把他搞到第三年级,啊,马上就快要毕业了。我就和我们的辅导员说:下定决心要让他成功地从华中科技大学走出去,要让他的生命困惑转化为他的生命的成功感。

    第三个方面就是心理的困惑。这个心理困惑我想我们后边会有专家来谈,我们每年对我们的全体大学生,包括本科,硕士和博士做生命,做这个心理测试,我们感到这个情况是可忧的,是有必要引起重视的。我想这一方面吧后边有专家专门要谈啊,我就不多谈了,那么我们讲的高端的那就是要让卓越的同学能够获得无限发展的空间。这个也是生命教育,让他们的生命去绽放光彩,本身就是对其他同学的一种引领。华中科技大学有的同学真是非常优秀。“微软创新杯”十万人参加,一百多个国家,华中科技大学的学生已经连续三年获得中国赛区第一名,代表中国去参加全球大赛,前年获得全球金奖,去年获得全球第二名,今年也将到这个西班牙吧去参加比赛。这样一些高端的生命实际上张扬着生命的价值,也是我们大学培养的重要的目标。

    那么在这样一个意义上,我想在最后谈一点大学生命教育的特点。那么这样一个特点呢我是希望大学生命教育既应当关注普遍的学生,更应该是一种个性化的教育。大学生命教育一定要有针对性,一定要针对每一个大学生的生命困惑,使他们的各方面的生命困惑、生命挑战都能够在中间找到解读。我最担心的就是大学生命教育流于一般,说了一些对所有人都管用的话,但是恰恰是对那些特殊生命困惑不管用的话,那么这个生命教育不能认为是成功的。生命教育的特点就是要直面生命困惑,我想在这一个问题上应当是有深入地调查研究,个性化的交往与心灵的碰撞。最近我们的华中科技大学人文素质教育啊这个有了一个新的成果,不叫新的成果,就是我们的大学生文化素质教育讲到了一千五百期。从1994 年3 月3号讲第一期到2005 年11 月15 号讲一千期,在5 月30 号我们讲了一千五百期,当时我写了一篇文章,我说:“让人文之光照耀校园,照亮心里。”实际上我想我们的生命教育就是一种人文教育,是一种人化的教育,是一种社会化的教育。这一种光它能使生命绽放出光彩,而这一些光彩只有找到了那个黑暗它才能够展示作用,黑暗在哪里?需要我们去深入地探示。

    第二点呢就是大学的生命教育是一种实践性教育。大学生命教育当然需要有课堂,需要有理论,需要有各种各样的成套成套的系统的、理论的这样一些这个灌输。我觉得更重要的是要把他们的生命实践。我们曾经有一些大学生的生命实践呢带来了奇想不到的效果。当时太原解放战争,大概中国人民解放军啊牺牲了这个四五万人。后来在前三四年吧当时在太原的一个旧货市场发现了有一个王安福老人,发现了84 张没有送出去的阵亡通知书。他开始花了三千块钱把它买下来准备作为收藏品,后来他突然领悟到84 张阵亡通知书那就意味着有84 位烈士不知道他们的亲人已经牺牲了,于是他就开始来找这一些阵亡通知书的应有的家属。后来我们的一位老师啊就把湖北籍的11 位阵亡烈士没有发出去的通知书复印回来,然后我们的174 位大学生就在一个春节期间不过节了,冒着严冬,冒着大雪到我们湖北省去找这一些阵亡烈士的家属。那真是历尽千辛万苦行程万多公里。最后居然找到了五位,还有一位是他的亲一位烈士的亲生女儿。后来我和我们的大学生一块去了她们家里看望她们。把她们接到了武汉,我们一块去了太原,在太原市的2007 年吧清明节前夕,开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空前的一个祭奠的大会。这一次活动让我们的同学们感受到生命的教育。参与者一百多人,受到的教育却是全校,尤其是家长。我接到一些家长的来信,说我们的孩子们过去老担心他们不成熟,一旦接受了这一个任务,前所未有的自觉、热情、充满了智慧、克服了无限的困难去寻找,后来我们又把这样一个活动不断地去扩展,去寻找抗日、抗美援朝的,寻找今天,他们现在正在寻找三十年的等等吧,寻找共和国的。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当一个人把自己的生命与他人的生命与民族的生命与共和国的生命联系起来的时候,他就获得了生命价值的一种特殊的追寻与创造。这一些同学后来变得非常非常的卓越,一个一个的在各自的学习中、生活中都展示出了他们自我生命的光彩。我想这就是生命之间的互动。实际上我想当把我们的同学们引进了历史,他们能够感受到历史的脉动;引进了时代,他们能够去把握时代的脉搏;当他们的生命引向了未来的时候,他们绝不可能为眼前的这样一点困难和挫折而放弃自己的生命。所以一定要走进实践,开展实践性的生命教育。

    第三点呢大学生命教育应当是体验性的教育。这个实践和体验非常相关,但是呢体验我觉得更强调了一种个性,实际上这样一种个性就在与要让人们去体验生命的挫折,体验生命之艰难,当然也要去体验生命之成功,体验生命之辉煌。生命的体验一定要在生命中,生命过程中。我是觉得我们的大学生命教育的课堂一定不应该像是这样的报告会,而应当是在大学生的生命过程中。我们学校曾经开过,搞过这样一个这样的活动叫做“公德长征”,余秋雨先生到我们那去演讲,当时我接待他,一个万人的这么一个大会场,他讲了中华文化的优点和缺点。然后他就讲到中华文化有很多优点,但是他有一个缺点:就是我们的公共社会不够健全,那么公共意识不够清晰,因此啊人们的公德意识是不够健全的。那么,我想,我当时就说,余秋雨教授啊,你讲的和我们想的,真是想到一块了。我说,我们在两年前,开展了一个活动,叫做“公德长征”。这个“长征”管什么,这个长征就是管那个明确的社会意识管不到的地方。比如说作为一个学生,学生知道见到老师彬彬有礼。作为一个教师,教师知道见到学生他会有责任。作为一个这个班级的干部,他会知道在所有的同学面前,去履行自己的责任。但是,当他走到了路上,走进了食堂,走到了图书馆,什么角色都看不出来的时候,这个时候他怎么去行为,这个时候还有没有公德。在路上要不要随意地去超车,去撞车,或者是飙车。到了图书馆,能不能够大量地去占座等等等等,大声地喧哗,到了食堂吃晚完饭,能不能够自觉地把这个餐盘拿回去等等。这些看起来是极为微小的,实际上恰恰反映了对于个体生命,他所具有的规范的一种低级的、初级的理解。我其实认为,低级的和初级的理解都搞不好,高端的是没有根基的。所以我想,“公德长征”那,每年都在搞。我们大学生四年就是四年里边有一个教育体系。四年完成,获得一个完整的关于思想、道德、品行的,由低级到高端的这么一个培养。我想,这就在他们的生命历程中。

    最后呢,生命教育一定是引领性的教育。所谓引领性,就是一定要帮助大学生更好地去自我反思生命价值。要教给他们反思自我的参照系,教给他们反思自我的方法,教给他们走向未来的自觉的之路。所以我想,在这样一些意义上,大学生命教育肩负着很重要的责任。

    当然,我也充分地意识到大学生命教育实际上不过是人的生命教育中间的一个中间阶段,它既需要从幼儿园甚至每一个家庭,那么我们整体上来看啊,我们今天的大学生进入到了一个特殊的80 后。80 后这一期的生命是有他们自己的特点的,其最大的特点就是处于一个社会价值多样化的这样一个进程中。在社会价值多样化的进程当中,如何定位个体生命价值?人们会有诸多的理解。而我们的所有的80 后的家长也是在盲目中成长起来的。我曾经在一个很大型的一个会议上讲过我说:我们的计划生育对于我们的人口节制是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的,但是我们是有两个方面是没有跟上的。第一是对于独生子女的教育没有专门的研究,我们在朦胧中成长起来了一代独生子女。第二对于独生子女的家长是没有教育的,他们在摸索中已经成为了家长,而且教育了一代人。那么这样一种教育当然有极大的成功,但是实际上是有诸多的问题的。今天的大学教育要面对的就是教育在80 后甚至在90 后已经进入大学,在盲目成长中成长起来的80 后、90 中和我们的家长、社会中所遇到的各种挑战。所以我想我们今天生命教育啊,它应该说是有着近乎无限的研究的领域和拓展的空间,当然要做好生命教育也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我们需要把它学科化、需要把它专业化、需要把它组织化、需要把它系统化。造就一批非常优秀的教师,尤其是帮助大学生去自我的进行生命的教育和体验。只有这样才能让大学生更好地、健康地成长。

    以上谈的这一些心得体会吧这个没有来得及做详细的论证,不妥的地方请大家批评指正,谢谢大家。

上網人數

hit counter joo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