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十大義理(卷四) 智 - 陳傑思

列印
PDF

陳傑思  編著  中華書局2008年2月出版

卷四  智

    題解:“智”包括重視教育的精神、重視文化的精神、理性精神、科學精神、求實精神、批判精神、反思精神、與時俱進的精神等。孔子作為偉大的思想家、教育家,非常重視“智”,他說“知(智)者不惑”,提倡“學而不厭,誨人不倦”,《大學》中講“格物致知”。在封建時代專制主義的壓迫之下,“智”受到了極大損害,出現了迷信與盲從的劣性。新文化運動時期宣導“科學精神”,改革開放時代宣導“實事求是”、“解放思想”,就是要回到“智”的正道上來。要堅持“仁智統一”,否則“智”便會流於狡詐。宣導“智”的精神,可以養成中華民族重視文化、崇尚科學、尊師重道、求真務實的民族品格。

一、求實精神

1、真理是與客觀實在相符合的認知成果 言必有三表。

    何謂三表?子墨子言曰:有本之者,有原之者,有用之者。于何本之?上本之于古者聖王之事。于何原之?下原察百姓耳目之實。于何用之?發以為刑政,觀其中國家百姓人民之利。(《墨子‧非命上》)
    譯:言論必須有三個方面的驗證。哪三個方面呢?老師墨子說:有考察它的來源,有考察它的本原,有用之於實踐。從何處考察它的來源?它來源於古代聖王的事蹟。從何處考察它的本原?向下考察百姓耳聞目睹的事實。在什麼地方用它?把它用在刑罰政務上,從中觀察國家百姓的利益(是否實現)。

    天不為人之惡寒也,輟冬;地不為人之惡遼遠也,輟廣;君子不為小人之匈匈也,輟行。天有常道矣,地有常數矣,君子有常體矣。君子道其常,而小人計其功。(《荀子‧天論》)
    譯:天不因為人們厭惡寒冷,就使冬天停止;大地不因為人們厭惡遼遠,就縮小它的寬廣;君子不因為小人的吵吵鬧鬧,就放棄自己的德行。天有它確定的規律,地有它確定的法則,君子有他確定的行為規範。君子奉行常道,小人卻計較功利得失。

    事莫明於有效,論莫定於有證。([漢]王充《論衡‧薄葬》)
    譯:事情沒有比有效驗更明確的了,言論沒有比有證據更確實的了。

    聽言之道,必以其事觀之,則言者莫敢妄言。(《漢書‧賈誼傳》)
    譯:聽取別人言論的方法,一定要用所談論到的事情作驗證,那麼談論它的人就不敢亂說了。

    能必副其所。([清]王夫之《尚書引義·召誥無逸》)
    譯:主體的認識必須符合客觀物件。

2、名與實相統一

    名者所以名實也,實立而名從之,非名立而實從之也。([漢]徐幹《中論‧考偽》)
    譯:名是用來命名事物的,事物確立了,名稱就隨之產生了。不是名稱確立了而事物才跟著出現。

    非天所有,名因人立。名非天造,必從其實。([清]王夫之《思問錄‧外篇》)
    譯:不是天生具有的,名稱是為人而建立的。名稱並不是天生造成的,必須依據事實。

二、實踐精神

1、實踐是檢驗真理的主要方式

    井蛙不可以語於海者,拘於虛也;夏蟲不可以語於冰者,篤于時也。(《莊子‧秋水》)
    譯:對井底之蛙不能說清楚大海是怎樣的,因為它沒有實際經歷;對夏天的蟲子不能說清楚冰是怎樣的,因為它受時間的限制。

    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臨深溪,不知地之厚也。(《荀子‧勸學》)
    譯:不登上高山,就不會知道天有多高;不走近深谷,就不知道地有多厚。

    無參驗而必之者,愚也。(《韓非子‧顯學》)
    譯:沒有經過檢驗而肯定它,那是愚蠢的。(參驗:驗證。必:肯定。)

    百聞不如一見。(《漢書‧趙充國傳》)
    譯:聽到一百次也比不上看見一次。

2、知識與實踐相輔相成

    非知之艱,行之惟艱。(《尚書·說命中》)
    譯:不是認識艱難,付諸行動才是艱難。

    精義入神,以致用也。(《周易‧系辭下》)
    譯:深刻領會,學以致用。

    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中庸》)
    譯:要廣泛地學習,詳盡地探討,慎重地思考,明確地辨別,切實地實踐。

    知與行常相須,如目無足不行,足無目不見。([宋]朱熹《續近思錄》卷二)
    譯:知識與實踐相互需要,正如有眼睛沒有腳,就不能走路;有腳沒有眼睛,就看不見路。(須:需要。)   

    知與行功夫,須著並到。知之愈明,則行之愈篤;行之愈篤,則知之益明。二者皆不可偏廢。(《朱子語類》卷十四)
    譯:認知與實踐的功夫應該同時下。認知得越明白,行動就會越切實;行動越切實,認知就會越明白。認知與實踐兩者不可偏廢。(篤:切實。)

    學者當務實。([宋]楊時《二程粹言‧論學》)
    譯:治學者應在實際事務上下功夫。

    行而後知有道。([清]王夫之《思問錄‧內篇》)
    譯:行動,然後才知道真理。

三、批判精神

    多聞闕疑,慎言其餘,則寡尤;多見闕殆,慎行其餘,則寡悔。(《論語‧為政》)
    譯:多聽,保留疑問,謹慎地談論其他未聽到的事,就會減少錯誤;多看,保留疑問,謹慎地做其他未曾見過的事,就能減少後悔。(尤:過錯。)

    盡信《書》,則不如無《書》。(《孟子‧盡心下》
    譯:完全相信《尚書》,那就不如沒有《尚書》。

    兩刃相割,利鈍乃知;二論相訂,是非乃見。([漢]王充《論衡‧案書》)
    譯:兩把刀互相切割,是利是鈍就可知道;兩種見解相互比較,是非就會分明。

    為學患無疑,疑則有進。([宋]陸九淵《陸象山集‧語錄》
    譯:學習就怕沒有懷疑,有了懷疑,就會有進步。

    夫學貴得之心,求之於心而非也,雖其言之出於孔子,不敢以為是也,而況其未及孔子者乎?求之於心而是,雖其言之出於庸常,不敢以為非也,而況其出於孔子者乎?([明]王守仁《傳習錄》中)
    譯:學習貴在得到自己心靈的認可,向自己心靈尋求,發覺它是錯的,雖然它是來自於孔子之言,我不能認為它就是正確的,更何況是來自於那些不如孔子的人。在自己的心靈中驗證,發覺它是正確的,即使它是來自於平庸之人,我也不能認為它是錯誤的,更何況是來自於孔子。

    夫道,天下之公道也;學,天下之公學也。非朱子可得而私也,非孔子可得而私也。天下之公也,公言之而已矣。故言之而是,雖異於己也,乃益於己也;言之而非,雖同於己,適損於己也。益於己者,己必喜之;損於己者,己必惡之。(《傳習錄》中)
    譯:道,是天下公有的道;學,是天下公有的學,並不是朱熹個人私有的,也不是孔子個人私有的。對天下公有的東西,只能秉公而論。所以,正確的言論,即便與自己的意見不同,也對自己有益;錯誤的言論,即便與自己的意見相同,也對自己有損害。對自己有益的,一定會喜歡它;對自己有害的,一定會厭惡它。

    師其意,不泥其跡。([明]戚繼光《練兵紀要‧練將》)
    譯:學習其內在精神,不拘泥於具體方法。(泥:拘泥。)

四、創新精神

    有一派學問,則釀出一種意見,有一種意見,則創出一般言語。無意見則虛浮,虛浮則雷同矣。([明]袁宗道《白蘇齋集‧論文》)
    譯:有自成一派的學問,就能產生獨特的見解,有獨特的見解,就能創造出獨具風格的作品。沒有獨特見解,文章就虛浮,虛浮,就會與別人雷同。

    學者當自樹其幟。([清]鄭燮《與江賓谷、江禹九書》)
    譯:學者應當自己獨樹一幟。

五、堅持真理

    子絕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論語‧子罕》)
    譯:孔子杜絕四種毛病:不憑空臆測,不絕對肯定,不固執己見,不自以為是。(意:通臆。必:必定。固:固執。我:自以為是。)

    彼亦一是非,此亦一是非。果且有彼是乎哉?果且無彼是乎哉?彼是莫得其偶,謂之道樞。樞始得其環中,以應無窮。(《莊子‧齊物論》)
    譯:那裏有那裏的是與非,這裏有這裏的是與非。果真是有彼此的分別嗎?果真是無彼此的分別嗎?彼與此沒有各自的對立面,這就是道的樞紐。道的樞紐位於圓環 的中心,以對應事物的無窮方面。(說明:如果從某一角度來看,只能看到事物的某一方面。因此,必須站到事物內部去,以事物的內部為中心,環顧事物的方方面 面,對事物才能有全面的認識。)

    凡人之患,蔽於一曲,而暗於大理。(《荀子‧解蔽》)
    譯:大凡人的毛病,在於被局部現象所蒙蔽,不清楚大的道理。(曲:局部。暗:昏暗,不清楚。)
 
    差若毫釐,繆以千里。(《禮記‧經解》)
    譯:極小的誤差,就會造成極大的錯誤。(繆:通“謬”,錯失。)

    愛之則不覺其過,惡之則不覺其善。(《後漢書‧爰延列傳》)
    譯:喜愛一個人就不會覺察他的過錯,厭惡一個人就不會覺察他的善的一面。

    若以合境之心觀境,終身不覺有惡;如將離境之心觀境,方能了見是非。([唐]司馬承禎《坐忘論‧真觀》)
    譯:如果你陷在圈子裏面,去看圈子裏面的事物,一輩子都不會發現存在著醜惡;如果你能跳出圈子,去看圈子裏面的事物,你才能辨明是非。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新唐書‧元行沖傳》)
    譯:當事人迷惑,旁觀者清楚。

    心有所是,必有所非。若貴一物,則被一物惑;若重一物,則被一物惑。([宋]賾藏主《古尊宿語錄》卷二“懷海禪師”)
    譯:心中有所肯定,必定會有所否定。如果珍愛一物,就被一物所迷惑;如果看重一物,就被一物所迷惑。

六、學習目的

1、增長知識

    吾嘗終日不食,終夜不寢,以思,無益,不如學也。(《論語‧衛靈公》)
    譯:我曾經整天不吃,整夜不睡來思考,但都沒有益處,還不如學習。(嘗:曾經。)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學,不知道。(《禮記‧學記》)
    譯:玉石不經過雕琢,就不能成為玉器;人不學習,就不懂得道理。

    劍雖利,不厲不斷;材雖美,不學不高。([漢]韓嬰《韓詩外傳》)
    譯:劍雖然鋒利,但不磨礪就不能斬斷(東西);人的材質雖好,但不學習就不能提高。(厲:同“礪”,此指磨刀石。)

2、養成品性

    子曰:“德之不修,學之不講,聞義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憂也。”(《論語‧述而》)
    譯:孔子說:“不培養品德,不講學問,聞知義理卻不嚮往,不能改掉不好之處,這是我所憂慮的。”(徙:遷移。)

    好仁不好學,其蔽也愚。好知不好學,其蔽也蕩。好信不好學,其蔽也賊。好直不好學,其蔽也絞。好勇不好學,其蔽也亂。好剛而不好學,其蔽也狂。(《論語‧陽貨》)
    譯:喜好仁德而不喜歡學習,它的弊病是愚昧。喜好聰明而不喜歡學習,它的弊病是放蕩。喜好誠實而不喜歡學習,它的弊病是賊害(自己)。喜好正直而不喜歡學習,它的弊病是刻薄。喜好勇敢而不喜歡學習,它的弊病是混亂。喜好剛強而不喜歡學習,它的弊病是狂妄。

    飽食暖衣,逸居而無教,則近於禽獸。(《孟子‧滕文公上》)
    譯:(一個人只知)吃得飽,穿得暖,住得安逸,卻不接受教化,就接近於禽獸。

    雖有佳餚,弗食,不知其旨也;雖有至道,弗學,不知其善也。是故學然後知不足,教然後知困。知不足,然後能自反也;知困,然後能自強也。故曰:教學相長也。(《禮記‧學記》)
    譯:雖然有精美的食物,如果不吃它,就不知道它的味道美;雖然有高深的道理,不學習它,就不知道它的奧妙。所以通過學習,然後才知道不足;通過教,才知道(自己知識的)貧乏。知道自己的不足,然後能反求於自己;知道(自己知識的)貧乏,然後能夠自強。所以說,教和學是互相促進的。(旨:味美。困:困惑。)

    器不飾則無以為美觀,人不學則無以有懿德。([漢]徐幹《中論‧治學》
    譯:器具不修飾就不能把它看做是美觀的,人不學習就沒有什麼來成就美德。(懿:美好。)

    教之治性,猶藥之治病。([晉]孫卓《孫子》)
    譯:教育能夠陶冶情性,就好比藥物能夠治病。

    人無常心,習以成性;國無常俗,教則移風。([唐]白居易《策林》)
    譯:人沒有不變的本性,學習就能形成好習性;國家沒有不變的習俗,教化能夠改變風氣。

    愛之不以道,適所以害之也。(《資治通鑒》卷九十六)
    譯:愛護他,卻不引導他走上正道,那麼正好是害了他。(適:正是。)

    魚離水則鱗枯,心離書則神索。([清]金纓《格言聯璧‧學問》)
    譯:魚離開了水鱗甲就會枯死,心離開了書,精神就會感到空虛。(索:孤單。)

3、遵行正道

    敏于事而慎於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謂好學也已。(《論語‧學而》)
    譯:做事敏捷而說話謹慎,就教於有道之人來糾正自己(的錯誤),就可以叫做好學了。(就:接近。正:糾正。)

    大人之學也為道,小人之學也為利。([漢]揚雄《法言‧學行》)
    譯:君子學習是為了(尋求)道理,小人學習是為了(求)利。

    日月兩輪天地眼,詩書萬卷聖賢心。([宋]朱熹《白鹿洞書院聯》
    譯:太陽月亮,是天地的眼睛;詩書萬卷,是聖賢心靈的顯現。

4、培養能力

    君子藏器于身,待時而動。(《周易‧系辭》)
    譯:君子在自己身上積蓄才幹,等候時機發揮出來。(藏:積蓄。器:才幹。)

    積財千萬,不如薄伎在身。([北齊]顏之推《顏氏家訓》)
    譯:蓄積了千萬錢財,不如自己掌握小小的技藝。(伎:同“技”。)

七、智的價值

1、明辨是非

    是非之心,智之端也。(《孟子‧公孫醜上》)
    譯:明辨是非之心,是智慧的萌芽。

2、指導行為

    凡人欲舍行為,皆以其智先規而後為之。([漢]董仲舒《春秋繁露》卷八《必仁且智》)
    譯:大凡人們要有行動,都要用他們的智來加以辨別,然後才去做。

    智明然後能擇。([宋]程顥 程頤《二程集‧河南程氏粹言》卷一《論學篇》)
    譯:只有具備了聰明才智才能做出正確的選擇。

3、自知知人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老子》第三十三章)
    譯:能認識他人叫做智慧,能認識自己的才算聰明。

    知己者,智之端也,可推以知人也。([宋]王安石《王文公文集》卷二十六《荀卿》)
    譯:認識自己是智慧的開始,可以用此來推知他人。

    知過之謂智,改過之謂勇。([清]陳確《陳確集》卷二《別集》)
    譯:能認識自己過錯的人是智者,能改正自己過錯的人是勇者。

4、成就美德

    仁者不憂,知者不惑,勇者不懼。(《論語‧憲問》)
    譯:仁愛的人不會憂愁,有智慧的人不會困惑,勇敢的人不會恐懼。

    知、仁、勇三者,天下之達德也。(《禮記‧中庸》)
    譯:智慧、仁愛和勇敢是天下通行不變的道德。(知:同“智”。)

八、仁智統一

1、仁智分裂

    能愈多而德愈薄。(《淮南子‧本經》)
    譯:智能越多,品德越淺薄。

    人而不智,則愛而不別也;智而不仁,則知而不為也。([漢]董仲舒《春秋繁露》卷八《必仁且智》)
    譯文:有仁德卻沒有理智,就會只知道愛而不知道如何辨別;有理智卻沒有仁德,就會只知道善而不去做。

    愛人不以理,適是害人;惡人不以理,適是害己。([清]魏際瑞《伯子文集》卷八)
    譯:愛別人卻不依照一定道理去愛,就會害了別人;厭惡別人而不依照一定道理去厭惡,就會害了自己。

2、仁智統一

    仁之實,事親是也;義之實,從兄是也;智之實,知斯二者弗去是也。(《孟子‧離婁上》)
    譯:仁愛的實質在於敬愛父母雙親;道義的實質源于尊敬兄長;智慧的本質就在於明白前二者並堅持去做。

    仁者所以愛人類也,智者所以除其害也。([漢]董仲舒《春秋繁露》卷八《必仁且智》)
    譯:仁德,是用來愛人類的;智慧,是用來除去對人類有危害的東西的。(所以:用來。)

3、德才兼備

    故不仁不智而有材能,將以其材能以輔其邪狂之心,而贊其僻違之行,適足以大其非而甚其惡耳。([漢]董仲舒《春秋繁露》卷八《必仁且智》)
    譯:所以,沒有仁德沒有智慧而只有才能,就會將他的才能用來輔助他的邪惡、狂妄之心,輔助他的惡逆行為,這恰好足以擴大他的錯誤,增加他的罪惡。

    才者,德之資也;德者,才之帥也。(《資治通鑒》卷一)
    譯:才是德的依憑;德是才的統帥。

    君子挾才以為善,小人挾才以為惡。(《資治通鑒》卷一)
    譯:君子挾持著才華去行善,小人挾持著才華去作惡。

    小人只怕他有才,有才以濟之,流害無窮。([明]呂坤《呻吟語·用人》)
    譯:就怕小人有才,有才會助其行惡,禍害無窮。

九、知行合一

    道德知識與道德踐行是同一生命過程的兩個方面,結合為一個整體。

1、知行分離

    逮其後世,功利之說日浸以盛,不復知有明德親民之實,士皆巧文博詞以飾詐,相規以偽,相軋以利,外冠裳而內禽獸,而猶或自以為從事于聖賢之學。如是而欲挽而複之三代,嗚呼其難哉!吾為此懼,揭知行合一之說,訂致知格物之謬,思有以正人心息邪說,以求明先聖之學。([明]王守仁《王文成公全書》卷八《書林司訓卷》)
    譯:到了後世,功利之說越來越興盛,不再知道有實實在在的明德親民,士人都用花言巧語來粉飾自己的狡詐,用虛偽的言詞互相規勸,因為利益的不同而相互傾軋,外表衣冠楚楚,內心卻是禽獸,然而仍自認為是從事于聖賢之學。這樣就想挽救世道,回復到三代,唉,真難啊!我為此擔心,提出了知行合一的學說,糾正致知格物的謬誤。想以此來端正人心,消除歪理邪說,以求弘揚先聖之學。(逮:到,及。揭:提出。)

    外心以求理,此知行之所以二也;求理於吾心,此聖門知行合一之教。([明]王守仁《傳習錄》中)
    譯:在心之外尋求義理,這就是知與行分為二;在我的心中尋求義理,這是聖人門下知行合一的教導。

如言學孝,則必服勞奉養,躬行孝道,然後謂之學,豈徒懸空口耳講說而遂可以謂之學孝乎?(《傳習錄》中)
    譯:如果說要學習孝道,就必須辛勞供養,親身踐行孝道,然後才叫做學習孝道,難道僅僅是空談就可以說成是學習孝道嗎?(遂:就。)

    若行而不能精察明覺,便是冥行,便是“學而不思則罔”,所以必須說個知。知而不能真切篤實,便是妄想,便是“思而不學則殆”,所以必須說個行。(《王文成公全書》卷六《答友人問》)
    譯:如果踐行當中沒有精察明覺,這便是盲目的踐行,這便是“學而不思則罔”,所以必須說一個“知”字。知道義理而不能達到真實、深刻的程度,便是妄想,便是“思而不學則殆”,所以,必須說一個“行”字。(冥:昏暗。篤實:堅實。)

2、為仁由己

    君子之學也,入乎耳,著乎心,布乎四體,形乎動靜。(《荀子·勸學》)
    譯:君子所學習的道理,入於耳,保存於心,表現在四肢上,體現在日常行動中。(著:保存。布:表現。四體:即四肢。形:體現。動靜:舉止。)

    聖人之道入乎耳,存乎心,蘊之為德行,行之為事業。彼以文辭而己者,陋矣。([宋]周敦頤《通書‧陋》)
    譯:聖人之道進入自己的耳朵裏,存放在自己的心靈中,內化于己而成為德行,將它付諸實踐而成就事業。那些以(聖人的)文辭標榜自己的人,太淺薄了。

    學不要窮高極遠,只言行上檢點便實。今人論道,只論理,不論事;只說心,不說身。其說至高,而蕩然無守,流於空虛異端之歸。([宋]朱熹《續近思錄》卷二)
    譯:學習不要好高騖遠,只要在自己的言行上檢點就行了。現在的人論道,只空談道理,不談論事情;空談心性,不身體力行。它們的說法很高妙,但是空蕩蕩的,無法操作,流於空虛之中,流於異端邪說。

    讀書窮理當體之於身……讀書不可只就紙上求理義,須反來就自身上推究。(《朱子語類》卷六)
    譯:讀書,窮究道理,應當親身體驗……讀書不能單從書本上尋求義理,應該反過來親身踐行。

    [刪除:讀書做人,不是兩件事。將所讀之書,句句體帖到自己身上來,便是做人之法,如此方叫得能讀書;人若不將來身上理會,則讀書自讀書,做人自做人,只算做不曾讀書的人。([清]陸隴其《示大兒定征》)
    譯:讀書與做人,不是(各自分開的)兩件事。拿所讀的書,每句都在自己身上體會運用,這便是做人的方法,這樣才叫做能讀書;讀書人如果不拿(書中的每句話)來自己身上理解、體會,那麼讀書是讀書,做人是做人,只能算做沒有讀過書的人。]

    心中醒,口中說,紙上作,不從身上習過,皆無用也。([清]顏元《顏元集‧存學編》卷二)
    譯:心中明白,嘴中談論,紙上寫出來,但不是自己親身做過,都是無用的。(醒:悟。)

3、知行統一

    知其如何而為溫清之節,則必實致其溫清之功,而後吾之知始至;知其如何而為奉養之宜,則必實致其奉養之力,而後吾之知始至,如是乃可以為致知耳。([明]王守仁《王文成公全書》卷八《書諸陽伯卷》)
    譯:知道(使父母)暖和或涼爽的儀節,就必須從實際中產生暖和或涼爽的功效,然後我的真知才到來;知道該如何(對父母)敬奉和供養,就必定從實際中致力於敬奉和供養,然後我的真知才到來,這樣才可以算是“致知”。

    若鄙人所謂致知格物者,致吾心之良知於事事物物也。吾心之良知即所謂天理也,致吾心良知之天理於事事物物,則事事物物皆得其理矣。([明]王守仁《傳習錄》中)
    譯:至於我所說的“致知格物”,是在萬事萬物中展現我心中的良知。我心中的良知就是天理,在萬事萬物中展現我心中的良知,那麼萬事萬物之中就存在義理了。

    知是行的主意,行是知的工夫;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傳習錄》上)
    譯:義理是踐行的主觀精神,踐行是義理的實際功夫;義理是踐行的開始,踐行是義理的實現。

    知之真切篤實處即是行,行之明覺精察處即是知。(《傳習錄》中)
    譯:道德認知的真實深刻處,即是踐行;踐行的明覺精察處,即是道德認知。

4、道德踐行

    我今說個知行合一,正要人曉得一念發動處便即是行了。發動處有不善,就將這不善的念克倒了。須要徹根徹底,不使那一念不善潛伏在胸中,此是我立言宗旨。(《傳習錄》下)
    譯:我今天談論知行合一,正是需要人們曉得,一個念頭產生之處,就是行了。念頭產生之處若有不善,就要將這不善的念頭消除,而且要從根本上徹底消除,不使那個不善的念頭潛伏在心中,這就是我的立言宗旨。

    蓋心之本體本無不正,自其意念發動而後有不正。故欲正其心者,必就其意念之所發而正之。凡其發一念而善也,好之真如好好色;發一念而惡也,惡之真如惡惡臭,則意無不誠而心可正矣。([明]王守仁《王文成公全書》卷二十六)
    譯:心的本體,本來是正的,因為意念產生然後才有不正。所以要端正人心,必須就在他欲念產生之處糾正他。凡是他有一個善的念頭萌生,喜好它真的就如同喜好美色一樣;凡是他有一個惡的念頭產生,厭惡它真的就如同厭惡難聞的氣味一樣,那麼意念就無不是真誠的,心就得以端正了。

十、學習之道

1、因材施教

    導人必因其性,治水必因其勢。([漢]徐幹《中論‧貴言》)
    譯:教育人一定要依據人的特性,治理水必須根據水流的態勢。(因:依,順著。)

    教人至難,必盡人之材,乃不誤人。([宋]張載《張子全書‧語錄抄》)
    譯:教育人很難,一定要挖掘人的潛能,才不會耽誤人。(至:最。)

    聖人施教,各因其材,小以成小,大以成大,無棄人也。([宋]朱熹《四書集注》)
    譯:聖人施行教育,必須依據各人的資質。資質差的,就培養成低一級的人才;資質好的,就培養成高一級的人才,不會有被遺棄的人。

2、博專統一

    博學而篤志,切問而近思。(《論語‧子張》)
    譯:廣博學習又能志向專一,向別人請教又勤於思考。

    明鑒所以照形也,往古所以知今也。([漢]賈誼《新書‧胎教》)
    譯:明亮的鏡子是用來照見形體的,過去的往事是用來瞭解現在的。

    讀書百遍,而義自見。([南朝‧宋]裴松之《三國志·注》)
    譯:書多讀幾遍,道理自然就明白了。

    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唐]杜甫《奉贈韋左丞丈二十二韻》)
    譯:讀通了很多的書,寫起文章來如有神靈在幫助一般。

    學貴專,不以氾濫為賢。([宋]程頤《為家君作試漢州學策問之二》)
    譯:學習貴在精專,而不以泛泛而學為可貴。

    須是今日格一件,明日又格一件,積習既多,然後脫然自有貫通處。([宋]程顥 程頤《二程遺書》卷十八)
    譯:必須是今日窮究一物,明日又窮究一物,積累多了,然後自然有豁然貫通之處。

    天下之事,非一人所能周知,亦非一人所能獨成,必兼收博采,治理可望焉。([元]張養浩《風憲忠告‧薦舉第六》)
    譯:天下的事情,不是一個人所能完全知道的,也不是一個人所能獨自搞成的,一定要兼收並蓄,博採眾長,才有希望做好。

    學博而後為約,事曆而後知要。([明]王廷相《慎言‧見聞》)
    譯:學習廣博,然後才能得到要領;親歷事情,然後才知道其本質。(約:要領,要點。要:本質。)

3、虛心求教

    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論語‧述而》)
    譯:幾個人走在一起,必定有我的老師在其中。選擇其中的優點來學習,對於缺點就要改正。

    敏而好學,不恥下問。(《論語‧公冶長》)
    譯:聰明好學,不把向不如自己的人請教看作恥辱。

    善學者,假人之長以補其短。(《呂氏春秋·用眾》)
    譯:善於學習的人,取人之長來補己之短。

    境遇休怨我不如人,不如我者尚眾;學問休言我勝於人,勝於我者還多。([清]李惺《西漚外集‧藥言剩稿》)
    譯:在境遇上不要埋怨我不如別人,不如我的人還很多;學問上不要講我勝過別人,勝過我的人還很多。

    [刪除:朱子曰:“近世學者,]不能虛心退步,徐觀聖賢之所言以求其意,而直以己意強置其中,所以不免穿鑿破碎之弊。([宋]朱熹《續近思錄》卷二)
    譯:[刪除朱子說:“近世以來的學習者,]不能虛心謙讓,仔細品味聖賢所說的話來尋求他們的本意,而是以自己的意見強行放置於其中,所以不免有穿鑿附會、支離破碎的弊端。”

4、溫故知新

    溫故而知新,可以為師矣。(《論語‧為政》)
    譯:溫習舊知識時能有新的體會和發現,就可以做老師了。

    時時溫習,覺滋味深長,自有新得。(《朱子語類》卷二十四)
    譯:時時溫習就會覺得其味無窮,自然會有新的收穫。

5、循序漸進

    未得於前,則不敢求其後;未通乎此,則不敢志乎彼。([宋]朱熹《朱文公文集》卷七四)
    譯:如果不獲得前面的知識,就不能去尋求後面的知識;不理解這個問題,就不能理解另外的問題。

    讀書之法,莫貴於循序而致精。([宋]朱熹《朱文公文集》卷十四《甲寅行宮便殿奏劄二》)
    譯:讀書的方法,最好是循序漸進,達到精微之處。

6、熟讀精思

    觀書先須熟讀,使其言皆若出於吾之口。繼以精思,使其意皆若出於吾之心,然後可以有得爾。([宋]朱熹《讀書之要》)
    譯:看書首先必須熟讀,使書中的話就像從自己口中說出的一樣。然後進行細緻認真的思考,使書中的意思都好像是出自於自己的心中,這樣就可以說有收穫了。

    讀書惟在記牢,則日見進益。([宋]陳善《捫虱新話》)
    譯:讀書只有牢記在心,才能每天都有效果。

7、重在心悟

    今之治經者亦眾矣,然而買櫝還珠之蔽,人人皆是。經所以載道也。誦其言辭,解其訓詁,而不及道,乃無用之糟粕耳。([宋]程頤、程顥《二程文集》卷十四《與方元寀手帖》。
    譯:今天研讀經書的人也太多了,但是像買櫝還珠那樣的毛病,人人都有。經書,是藉以記載大道的。誦讀了經書的文辭,理解了字句含義,卻沒有悟到其中的大道,那就變成無用的糟粕了。

    讀書有三到,謂心到、眼到、口到。([宋]朱熹《訓學齋規》)
    譯:讀書有“三到”:就是心到、眼到、口到。

    只要解心。心明白,書自然融會。若上心不通,只要書上文義通,卻自生意見。([明]王守仁《傳習錄》下)
    譯:必須是心中領會。心中明白了,書中的含義自然融會貫通。如果心中不理解,只去解釋書上的文義,就會產生歧義。

8、讀無字書

    前事之不忘,後事之師。(《戰國策》卷十六)
    譯:不忘記前面發生的事情,可以作為將來所做的事情的老師。

    古人言語,俱是自家經歷過來,所以說的親切。遺之後世,曲當人情。若非自家經過,如何得他許多苦心處?([明]王守仁《傳習錄》下)
    譯:古人的言論,都是自己親身經歷過來的,因此說得十分親切。流傳到後世,被人情世故歪曲了。若不是自己經歷過,如何會得到他那麼多的良苦用心之處?

    人解讀有字書,不解讀無字書;知彈有弦琴,不知彈無弦琴。([明]洪應明《菜根譚》)
    譯:人們知道讀有字的書,不知道讀無字的書;知道彈有弦的琴,不知道彈無弦的琴。

    讀有字書,卻要識沒字理。([明]鹿善繼《四書說約》)
    譯:讀有字的書,卻要識得沒有文字記載的道理。

    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清]曹雪芹《紅樓夢》)
    譯:明瞭世間事務,那就是學問;做人幹練而通達,那就是文章。

    不經一事,不長一智。([清]曹雪芹《紅樓夢》第六十回)
    譯:不經歷一件事情,就不會增長一分智慧。

9、尊師重道

    師必勝理、行義,然後尊。(《呂氏春秋‧勸學》)
    譯:老師必須講道理,行正義,才能得到尊敬。

    不言而信,不怒而威,師之謂也。([漢]韓嬰《韓詩外傳》)
    譯:不講話就有信譽,不發怒卻有威嚴,就是老師的樣子。

    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無惑?惑而不從師,其為惑也,終不解矣。([唐]韓愈《師說》)
    譯:老師是傳授道理、講授學業、解決疑難問題的。人不是生下來就有知識的,誰能沒有疑惑呢?有了疑惑而不請教老師,這個疑惑就始終不會得到解決。(受:同“授”。惑:疑難。孰:疑問代詞,誰。)

    愛之太殷,憂之太勤……雖曰愛之,其實害之;雖曰憂之,其實仇之。([唐]柳宗元《種樹郭橐駝傳》)
    譯:愛護太多,擔憂太多……雖說是關心它,其實是害了它;雖說是為它擔憂,其實是仇視它。

    正人說邪法,邪法悉皆正;邪人說正法,正法悉皆邪。(《五燈會元》卷四“從諗禪師”)
    譯:正派的人講說邪法,邪法都會變成正理;邪惡的人講說正理,正理也會變成邪法。

    凡攻我之失者,皆我師也。([明]王守仁《教條示龍場諸生》)
    譯:凡是批評我的過失的人,都是我的老師。

    必以修身為本,然後師道立。([明]王艮《心齋語錄》)
    譯:一定要以修養自己為根本,這樣才能樹立師道。

    教子須是以身率先。([明]陸世儀《思辨錄輯要》)
    譯:教導子女必須自己帶頭去做。

    學問無大小,能者為尊。([清]李汝珍《鏡花緣》引俗語)
    譯:求學問不分年齡大小,有才能的人為尊。(大小:年長年幼。)

    教以言相感,化以神相感。([清]魏源《默觚‧治篇》》)
    譯:“教”是用言語來感染對方,“化”是用精神來感染對方。

10、啟發教學

    不憤不啟,不悱不發。舉一隅不以三隅反,則不復也。(《論語?述而》)
    譯:不到他們想問題而想不清的時候,我不會去啟發他;不到想表達而說不出的時候,我不會去啟發他。教給他某一個方面,他不能由此而推知相關的其他三個方面,我就不再教他了。(憤:憋悶,鬱積。悱:想說而又說不出的樣子。)

    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論語·為政》)
    譯:學了不思考就迷惘,思考了卻不學就危險了。(罔:迷惘。殆:危險。)

11、專心致志

    鍥而舍之,朽木不折;鍥而不捨,金石可鏤。(《荀子‧勸學》)
    譯:刻幾下就放下,連朽木頭也刻不斷;如果不停地刻,就是堅硬的金屬和石頭也能雕刻成器。(鍥、鏤:雕刻。)

    心不在焉,視而不見,聽而不聞,食而不知其味。(《禮記·大學》)
    譯:心意不用於此,那麼就會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吃了也不知其滋味。(焉:於此。)

12、勤奮學習

    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漢]無名氏《長歌行》)
    譯:年輕時不努力,衰老時枉自悲傷。(徒:空。)

    黑髮不知勤學早,白首方悔讀書遲。([唐]顏真卿《勸學》)
    譯:少年時代不知及早勤學,到了晚年就悔恨讀書遲了。

    皇天不負苦心人。([清]李寶嘉《文明小史》第三十九回)
    譯:上天不會辜負苦心學習的人。

    一年之計在於春,一日之計在於寅,一家之計在於和,一生之計在於勤。(《增廣賢文》)
    譯:一年的事應在春天就謀劃,一天的事情應在黎明時安排,一個家庭的大計在於和睦,一生的大計在於勤勞。

13、切忌浮躁

    學者之病,最是先學作文幹祿,使心不寧靜,不暇深究義理。([宋]朱熹《續近思錄》卷三)
    譯:學習者的毛病,就是先學怎樣通過文章來獲得祿位,使得自己心中不得安寧,沒有時間去探究義理。

    為學作事,忌求近功;求近功,則自畫氣沮,淵源莫極。([清]黃宗羲《明儒學案》)
    譯:做學問或辦事情切忌急功近利;急功近利就會自我限制,意氣沮喪,達不到根本之處。(畫:劃分界線。淵源:本源。極:達到。)

上網人數

hit counter joo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