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十大義理(卷五) 信 - 陳傑思

列印
PDF

陳傑思  編著  中華書局2008年2月出版

卷五  信

    題解:“信”即真實、真誠、誠信。孔子講“民無信不立”,孟子講“朋友有信”,《中庸》講“唯天下至誠為能化”。在當代社會,誠信是確保市場經濟正常運行的基本精神。誠信建立在仁義的基礎上,《中庸》講:“誠者,擇善而固執者”,以仁立誠,以義立信。當誠信原則同仁義相衝突時,就要“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惟義所在。”誠信是仁義的必要條件,如果沒有誠信,仁義就變成假仁假義。宣導“信”的精神,可以養成中華民族待人真誠、做事認真、誠實守信的民族品格。

一、信的定義

1、信為“真實”   

    大丈夫處其厚,不居其薄;處其實,不居其華。(《老子》第三十八章)
    譯:有大志向的人處身于淳厚之中,不處身於輕薄之中;處身於實在之中,不處身於虛妄之中。

    所謂“信”者,是個真實無妄底道理。([宋]朱熹《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卷七十四《講禮記序說》)
    譯:“信”就是真實,是沒有任何欺詐和虛假的道理。

2、信為“不欺詐、不虛偽”

    忠者,忠實;信者,誠信,不詐偽。([宋]陸九淵《象山先生全集》卷三十六《年譜·答蘇宰書》)
    譯文:忠便是忠實;信就是誠信,沒有欺詐和作假之心。

二、信的價值

1、不誠無物

    如果只講仁、義、禮、智,而不講信,缺乏信,那麼,仁、義、禮、智都會變為虛偽的東西。

    天地為大矣,不誠則不能化萬物。(《荀子·不苟》)
    譯:天地無比偉大,如果不真實,就不能變化出萬物。

    誠者,物之終始,不誠無物。(《中庸》第二十五章)
    譯:真實原則,貫穿著事物的始終,離開了真實,萬物即不存在。

2、誠則動人

    至誠而不動者,未之有也;不誠,未有能動者也。(《孟子·離婁上》)
    譯:到達極高的誠實境界,而不能感動人,這是不可能的;如果不真誠,就想感動他人,也是不可能的。

3、成己成物

    誠者,非自成己而已也,所以成物也。(《中庸》第二十五章)
    譯:誠,並不是僅僅成就自己就行了,還要用來促成萬物的完善。

4、立身之本

    子曰:“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論語·為政》)
    譯:孔子說:“人如果沒有誠信,就不知道他應該怎麼辦了。”

5、取信於人

    信者雖有怨讎而必用;奸者雖有私恩而必誅。([宋]司馬光《溫國文正公文集》卷三十二《劄子·王廣淵第二》)
    譯:對於有誠信的人即使是自己的仇敵,也要用他;而對於奸詐的人即使對於自己有恩,也要懲治他。(怨讎:仇敵)

6、培育道德

    道者,德之本也;仁者,德之出也;義者,德之理也;忠者,德之厚也;信者,德之固也。([漢] 賈誼《新書》卷八《道徳說》)
    譯:道是道德的根本,仁愛使內在道德展現出來,正義是道德的標準,忠使道德變得更加深厚,誠信使道德修養保持不變。(出:表現)

7、治國之道

    民無信不立。(《論語‧顏淵》)。
    譯:如果喪失了人民的信任,國家就沒有立足之地了。”

    夫信者,人君之大寶也。國保於民,民保於信。非信無以使民,非民無以守國,是故古之王者不欺四海,霸者不欺四鄰。善為國者不欺其民,善為家者不欺其親。不善者反之。欺其鄰國,欺其百姓,甚者欺其兄弟,欺其父子,上不信下,下不信上,上下離心,以至於敗。(《資治通鑒》卷二
    譯:誠信,是君主治國的一大法寶。國家要依靠人民來保衛,人民則要依靠誠信來保障。沒有誠信就無法指揮人民,沒有人民就無法守住國家,所以古代的帝王不會欺騙世人,建立霸業的人不會欺騙自己的鄰居。會治國的人不會欺騙他的人民,會持家的人不會欺騙他的親人。而那些不會治國,不會持家的人剛好相反。他們欺騙自己的鄰國,欺騙百姓,甚至欺騙自己的兄弟、父親和孩子,以至於上不信下,下不信上,上下離心,最後導致失敗。(藥:醫治。)

    [刪除:信者,使人不惑于刑賞也。([宋]吉天保《孫子集注》卷之一《計篇》)
    譯:誠信,就是使人相信賞罰分明。]

三、信與眾德

1、信與忠

    [刪除:誠信之謂盡,盡之謂敬,敬盡然後可以事神。([漢]鄭玄《纂圖互注禮記》卷之十四《祭法第二十三》)
    譯:誠信就是付出所有,沒有保留,此即“盡”。“盡”也就是恭敬與尊重,只有恭敬與尊重才可以事奉神明。]

    盡物之謂信,施於物者必以實歟!則必以實施於物者,亦無不盡矣!其所謂表裏內外者,蓋惟其存於己者必盡,則其施於物也必實。在己自盡之謂忠,推是忠而行之之謂信。([宋]朱熹《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卷五十一《書(問答)·答董叔重》)
    譯:窮盡(自己的力)作用於事物便是“信”,能作用於事物的一定是實實在在的。所以要能實實在在做事,就不能有任何保留和虛假。所謂表裏內外如一,就是盡自己之心,實在做事。能自覺地盡心盡力便是“忠”,依照“忠”去做事便是“信”。(蓋:大概。)

2、信與仁

    君子養心莫善於誠,致誠則無它事矣,惟仁之為守,惟義之為行。誠心守仁則形,形則神,神則能化矣;誠心行義則理,理則明,明則能變矣。(《荀子·不苟》)
    譯:君子修身養性最好莫過於誠信。達到誠信沒有其他辦法,只能是恪守著仁愛,實行正義。誠心恪守仁愛,就能顯現出行為來,顯現出行為來就能達到神妙的境界,達到神妙的境界就能感化萬民;誠心推行正義,辦事就有條理,有條理就能明智,明智就能變通。

    誠者,天之道也;誠之者,人之道也。誠者,不勉而中,不思而得,從容中道,聖人也。誠之者,擇善而固執之者也。(《中庸》第二十章)
    譯:誠,是天道;做到誠,是人道。天道之誠,不勉強就能適中,不思索就能獲得,從從容容就能符合正道,這是聖人的境界。做到誠的人,就是指選擇善道而堅持實行它的人。

    誠身有道:不明乎善,不誠乎身矣。[刪除:誠者,天之道也;誠之者,人之道也。](《中庸》第二十章)
    譯:自己達到誠信有一定的方法:不明確善道,就是自己不誠了。[刪除:真誠,是天道;做到真誠,是為人之道]。

    唯天下至誠,為能盡其性;能盡其性,則能盡人之性;能盡人之性,則能盡物之性;能盡物之性,則可以贊天地之化育;可以贊天地之化育,則可以與天地參矣。(《中庸》第二十二章)
    譯:只有天下至誠的聖人,能夠充分發揮自己的善良本性;能夠充分發揮自己的善良本性,就能充分發揮他人的善良本性;能夠充分發揮他人的善良本性,就能夠充分發揮萬物的本性;能夠充分發揮萬物的本性,就可以輔助天地化育萬物;可以輔助天地化育萬物,就能同天地並列為三了。

3、信與義

    在某些特殊情況下,如果自己的諾言不符合正義的原則,就應當放棄;如果自己的行為不符合正義的標準,就應當中止。

    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惟義所在。(《孟子‧離婁下》)
    譯:有道德的君子,說話不一定句句守信,行動不一定事事都有成果,唯一要堅持的就是符合正義。

    信者,不負其心;義者,不虛設其事。([漢]劉向《古列女傳》卷五《節義傳‧楚昭越姬》)
    譯:誠信的人不會做自己讓內心慚愧的事;正義的人做事不會流於表面。

4、信與智

    自誠明,謂之性;自明誠,謂之教。誠則明矣,明則誠矣。(《中庸》第二十一章)
    譯:由誠心到明白事理,這是天性;由明白事理到誠心,這是教化。有誠心就能明白事理,能明白事理就有誠心。

四、信的行為

1、誠信待人

    與朋友交,言而有信。 (《論語·學而》)
    譯:和朋友交往,說話要守信用。

    吾日三省吾身:為人謀而不忠乎?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傳不習乎?(《論語‧學而》)
    譯:我每天總是再三反省自己:給人家辦事盡心盡力了嗎?與朋友交往不講信用嗎?老師傳授的學業是不是復習了?(日:每日。省:反省。)

    孔子曰:“益者三友,損者三友。友直,友諒,友多聞,益矣。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損矣。”(《論語·季氏》)
    譯:孔子說:“有益的朋友有三種,有害的朋友有三種。結交正直的朋友、誠實的朋友、見多識廣的朋友,是有益的;結交奉承的朋友、讒媚的朋友、花言巧語的朋友,是有害的。”(諒:誠實。便辟:即便嬖,善於逢迎獻媚的人。便佞:用花言巧語逢迎人。)

    華雖出戎伍,而動必由禮,愛重士大夫,不以貴倨人,至廝豎必待以誠信,人以為難。(《新唐書‧曹華傳》)
    譯:曹華雖然是軍人出身,但是他的一舉一動都很有禮節,敬重士大夫,無論是有才德的人還是地位很低的人,他都會以真誠之心相待,人們認為這是難能可貴的。(華:曹華。戎:軍裝。倨(jù):傲慢而無禮。廝(sī):古代幹粗活的男性奴隸或僕役,服雜役者。)

2、言必真實

    夫輕諾必寡信,多易必多難。(《老子》第六十三章)
    譯:輕易許諾,必定很少有信用;多做容易的事,必定會遭遇許多困難。

    言必信,行必果。(《論語·子路》)
    譯:言語一定要真實,行為一定要堅決。

    君子進德修業。忠信,所以進德也;修辭立其誠,所以居業也。(《易·文言傳》)
    譯:君子提高道德,建立功業。忠於職守,取信於民,這是為了增進道德;言論樹立真實的原則,這是為了建立功業。

    夫兩喜必多溢美之言,兩怒必多溢惡之詞。(《莊子·人間世》)
    譯:兩個相互喜歡的人之間多有溢美之言,兩個互相怨恨的人之間多有惡毒之語。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老子》第八十一章)
    譯:真實的語言不華美,華美的語言不真實。

    人之所以為人者,言也。人而不能言,何以為人?言之所以為言者,信也。言而不信,何以為言?信之所以為信者,道也。(《春秋穀梁傳》卷五《僖公第五》)
    譯:人之所以為人就在於人能說話。如果人不能說話,那憑什麼成為人呢?話之所以是話,那是因為有誠信。如果說話沒有誠信,那憑什麼說話呢?誠信之所以是誠信,是因為有道的存在。

    言無常信,行無常貞,唯利所在,無所不傾,若是,則可謂小人矣。(《荀子‧不苟》)
    譯:說話常常失信,行為常常違背正道,只要有利可圖,什麼事都去幹,這樣的人,就可以稱之為小人了。

    無驗而言之為妄。([漢]揚雄《法言‧問神》)
    譯:沒有經過驗證而說出來的話,是虛妄的。

    實者,不說大話,不好虛名,不行架空之事,不談過高之理,如此可以少正天下浮偽之習。(《曾國藩全集‧日記一》咸豐十年九月二十四日)
    譯:誠實,是不說大話,不好虛名,不做空洞無益的事,不談論過於高深的道理,這樣就可以稍微糾正天下輕浮虛偽的習氣。

3、真心實意

    吾輩今日用功,只是要為善之心真切。此心真切,見善即遷,有過即改,方是真切工夫。([明]王守仁《傳習錄》上)
    譯:我們今天用功,就是要使為善的心真真切切。此心真真切切,見到善即嚮往,有過即改正,這才是真真切切的功夫。

4、行與心應

    真在內者,神動於外,是所以貴真也。(《莊子·漁父》)
    譯:真誠在內心,就會從外表的神情表現出來,所以要推崇真誠。

    意欲溫清,意欲奉養者,所謂意也,而未可謂之誠意。必實行其溫清奉養之意,務求自慊而無自欺,然後謂之誠意。([明]王守仁《傳習錄》中)
    譯:想要父母冬暖夏涼,想好好奉養父母,這都是意,不可把它叫做誠意。必須是實際去把讓父母冬暖夏涼、好好奉養父母的心意實現了,務必達到自我喜悅而不自欺,然後才叫做誠意。

5、言行一致

    君子恥其言而過其行。(《論語?憲問》)
    譯:君子以所說的超過所做的為可恥。(恥:以……為恥。)

    聽其言而觀其行。(《論語·公冶長》)
    譯:聽他所說的話,還要看他怎麼做。

    口能言之,身能行之,國寶也。口不能言,身能行之,國器也。口能言之,身不能行,國用也。口言善,身行惡,國妖也。治國者敬其寶,愛其器,任其用,除其妖。(《荀子‧大略》)
    譯:嘴上能夠說的,就能身體力行,這是“國寶”。嘴巴不善言辭,卻能身體力行,這是“國器”。嘴巴善於言辭,卻不能身體力行,這是“國用”。嘴巴上說好的,行為上卻是惡的,這是“國妖”。治國者應當敬重“國寶”,愛護“國器”,任用“國用”,除去“國妖”。

    君子言必可行也,然後言之;行必可言也,然後行之。([漢]賈誼《新書‧大政上》)
    譯:君子所說的話一定是能夠做到的,然後才說;君子所做的事一定是可以告訴他人的,然後才做。

    言行相符,始終如一。([南朝‧梁]簡文帝《與劉孝儀令》)
    譯:言與行相符合,始終一致。

6、慎獨

    所謂誠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惡惡臭,如好好色,此之謂自謙,故君子必慎其獨也。……此謂誠於中,形於外,故君子必慎其獨也。(《大學》傳第六章)
    譯:所謂心意真誠是指,不要自己欺騙自己,就如厭惡惡臭氣味,就如愛好美色,這就叫做心安理得,所以君子必須在一個人獨處的時候非常謹慎。……這就叫內心有真實的意念,就表現為外在的行為,所以君子必定在獨處的時候非常謹慎。(惡惡臭:第一“惡”字是動詞,第二“惡”字修飾“臭”,表示很臭。謙:通“慊”,心安理得的樣子。)

    道也者,不可須臾離也;可離,非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懼乎其所不聞。莫見乎隱,莫顯乎微,故君子慎其獨也。(《中庸》第一章)
    譯:道,是不能片刻離開的;如果是可以離開,就不是道了。所以,君子在別人看不到的地方也會謹慎,在別人聽不到的地方也會畏懼。再隱蔽的東西也沒有不被發現的,再細微的東西也沒有不顯露出來的,所以,君子在獨處的時候非常謹慎。

上網人數

hit counter joo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