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日的仪式化与意义的本土化---范玉刚

列印
PDF

范玉刚-中央党校文史部副教授、文学博士。2010-06-12。瞭望新闻周刊

意义感就在节日仪式的一次次固化和传承中,中华民族的共有精神家园就在节日意义感的生成中,意义并不疏离我们自身,它就在民族文化的弘扬中,就在当下的日常生活,就在家乡,就在故土,就在我们的心中

节日的仪式化对民族文化的传承至关重要。随着传统文化的复兴和文化地位的凸显,民族节日越来越受到政府和民众的重视,如何使节日过得既有意义,成为传承文化的一种方式,又能赋予时代内涵,成为凝聚和谐社会氛围的有效路径和载体?可以说,节日的仪式化和意义的本土化,应是思考的方向。

节日的仪式化聚拢了人气,吸引了大众的眼球,使一些地方政府看到传统文化、节庆文化对拉动地方经济的价值而大打“节日经济”牌,但经济至上的思维方式往往导致节日空壳化。任何节日的文化传承都要通过一定的仪式,仪式固化并衍生了节日的意义和功能。但仪式需要内容支撑,不然便可能沦为空壳。节日需要仪式化,更需要意义的本土化,意义是对民族文化理想的守护。节庆文化不能只见经济不见文化,当然也不能回到故纸堆的繁文缛节,要与当下人的生活状态相切近相交融,让大众徜徉在传统节日的氛围中,并在这种氛围之中感受传统节日的意义。

在商业逻辑主导下,我们看到的是天价粽子、天价月饼的豪华包装,而不见了诗人的苦吟行舟和情人千里共婵娟的美好想象和文化韵味,一些美好的意境全然被赤裸裸的买卖所遮蔽,这种不顾节日内涵的商业行为只能使文化韵味渐趋稀薄。应对洋节的冲击,传统节日的意义要愈发本土化,要显现出对民族文化理想的守护,意义就在自己的家乡,就在寻常百姓的生活中,这样,民众才会喜爱自己的节日,而且民众的生活也会更加有尊严,大家才不会把灵魂寄托于洋节的系列符号上。

防止节日空壳化,就必须杜绝节日仪式异化为表演秀,进而导致意义感的疏离。当下普通民众之所以感觉节日越来越无味、没意思,而多在家休息、休闲、吃喝,节日感越来越淡,正是因为节日的内容越来越缩减,直至内容变得空洞。人们普遍的感觉是不管什么节日,在城市过不如在农村过,大人的喜感快乐不如儿童,传统节日似乎淡出了一些成年人的生活视野。惟此,节日期间安排一些成年人或者是人人都能参与的活动便显得格外有意义。

只有在一些特定符号仪式化的真实体验的活动中,民众尤其是青年人才会对民族节日有一种文化认同感和归属感,才会觉得意义就在亲身参与的活动中,而不是自己作为“看客”欣赏一些仪式化的表演。因此,政府对节日活动安排的引导要注重互动性、体验性和本土化,以及时代性内涵的诉求,而谨防仪式的表演化和外在性。因此,如何感受节日的温情和温度,如何在节日的仪式化中感受厚重多彩的民族民俗文化,就在于对传统节日注入更多的生动活泼的内容,在于对传统节日的固有风格的守护中,而不再是羡慕洋节的火爆和多彩,这是中华民族子孙的共同心愿。

防止节日的空壳化,还必须贯彻节日仪式化的全民性原则,尤其要关注弱势群体的参与及其意义感的生成。节日是非常态的全民性的狂欢,要覆盖到全体民众,各级政府和民间团体在弘扬传统文化并作出一系列活动安排时,要对弱势群体的参与和融入有所考量,尤其是财政出钱的公益性活动不能只为了某个或者某些群体,而忽视了弱势群体。节日活动不能越来越豪华空洞而对普通民众甚至弱势群体越来越冷漠。

节日是庸常生活的线性链条的断裂,恰恰是在打破常规生活的连续性中获得快乐和意义感,从而令人感受到一种文化的亲和力,因而,它具有文化的公正性、公益性和审美感。节日的仪式化和意义感的生成对弱势群体认同社会核心价值尤为重要。无论是乡村社区聚会、庙会,还是文艺演出的自组织化,都是一种公共空间的敞开,都要对每位民众开放,使其从身心两方面都能感受到节日对他是有意义的。

节日文化是中华文化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全民性的节日关乎中华民族的每一个民众,节日的仪式化如何照顾到城乡二元结构的现实,又能打通二元结构,特别是庞大的流动群体,如进城的农民工,他们在城市里如何过节,他们返乡后如何过节?都应是政府和组织者及学者要思考的问题。只有把节日过得有文化、有意味、有意义,成为每个人人生记忆中的节点,才是民族节日的本真内涵。

节日文化有着民间的自发性,但政府要担负起引导的责任,如果说节日的仪式是一个壳,要使仪式有意义填充什么内容就很重要。意义感就在节日仪式的一次次固化和传承中,中华民族的共有精神家园就在节日意义感的生成中,意义并不疏离我们自身,它就在民族文化的弘扬中,就在当下的日常生活,就在家乡,就在故土,就在我们的心中。

上網人數

hit counter joomla